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地球万岁桃花运爆炸

2021/6/11 4:19:31 作者:黑白的熊猫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地球万岁
地球万岁
作者:黑白的熊猫来源:纵横中文网
经过无数灾难的人类,再次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是不论到什么时候,总有一群点亮自己照亮他人的人。地球万岁

心里有些发揪的古阎罗在回家的路上终于知道了剃头匠的威力。

就他衣着华丽的出去,劈头盖发还没了一只鞋的样子差点连守门的门卫都没有认出。

一路上示爱的多不胜数,甚至还有两个真仙想要将他掳回家,幸好两个真仙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要不然恐怕过个一年半载,古天涯就要喜当爷了!

想到这古阎罗一脸悲愤的看着眼冒爱心的蛮女姐姐,这家伙回来的时候,东西装满了三个仓库,比客人送的都要多,差点没给古阎罗气死。

不过这剃头的能力也太强了!连仙王都可以影响到,真不知道那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境界。

用力将亲过来的嘴巴推到一边,古阎罗狠狠心,拿起一旁的大砍刀,冲着头发狠狠一砍。

“咔嚓!”

刀碎了!

古阎罗哭了!没想到那王八蛋太特么狠了。

想想这帮无良亲人,古阎罗更是想哭。

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第一想的不是怎么解决,而是把媳妇女儿藏起来,恨不得藏到地窖里那种。

就连母亲都和父亲去度一个长期的蜜月,让古阎罗恨不得咬死他们。

其实这个影响力只不过是将桃花运放大了无数倍而已,对于当事人什么伤害都没有。

这就是剃头的能力之一,也是和蛊术,诅咒等等位列奇门鬼道顶端的能力。

而唯一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的爷爷,生怕抱不到孙子,打算让古阎罗从小开始当种猪了!

古阎罗狠狠的将蛮女姐姐推出门外,随后将意识沉到丹田当中。

外界的几样宝物一件又一件的消失,而在丹田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古阎罗一阵肉疼,如果不是地狱吸收了这些宝物就能解决他的烦恼,他怎么能舍得呢?

当彼岸花落入空间的一刹那,无数朵彼岸花从土里钻出,整个荒地成为了一片花海将酆都城包围。

红色的花海美丽极了,但其中也蕴含着相当恐怖的危险,只要不小心被彼岸花的刺碰到,整个人会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死亡,当然了除非吃掉彼岸花的叶子。

但彼岸花只有在开花的时候才会长出尖锐的刺,但是彼岸花的叶子只有等花谢了才能长出来。

如果这一大片彼岸花长在现实当中,恐怕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只不过古阎罗心里狂喜,虽然危险,但彼岸花有什么作用?只要人还有一口气瞬间就无生命之忧,而且还可以借此领悟阴阳大道。

可以说虽然危险,但机遇也是不小的。

总之,现在的古阎罗只要不是被秒杀,耗都能把人耗死。

将极品灵石耳钉拿出来的时候,古阎罗虽然知道这有大用但还是舍不得,美好的事物,人们都希望永恒。

可惜愿望总是美好的,随着一声叹息,古阎罗将其投入了空间。

恍然间刺眼的白光升起,将整个阴间照得如白天一般,但这光芒照到地狱却是阴沉的红色,将地狱照得更加阴森。

正当古阎罗在观看什么地方有变化的时候,整个第一层地狱里的小鬼被照得更加精神,连身体都变大了一些。

看到这里古阎罗明白了,这是对空间里的鬼物有着滋养作用,日积月累肯定有质的变化。

不过在想到自己的修炼加速灵石古阎罗心里还是隐隐作痛,那可是直接对自己有帮助的。

而在在古阎罗将奇怪瓶子扔进去后,整个瓶子忽然爆炸,炸出了无数水滴。

每一滴水珠进入空间后迅速扩大了千倍,巨大的水珠掉进地上留下一个个湖泊河流,大片大片的彼岸花被吞噬,给古阎罗肉疼的心都碎了。

当所有的湖泊贯通之后,带着鲜红色的河水贯穿了整个空间。

“忘川河!”古阎罗神色复杂的念出,在前世记载中这可是鼎鼎大名的存在。

观即视,其水皆血,而腥秽不可近!

桥下血河里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恶人鬼魂堕入河中,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

没想到一个普通的瓷瓶里竟然有着这种宝物,不对,那瓷瓶估计来头也是不小,要不然如何承载这种天材地宝!可惜了!

虽然古阎罗不知道为什么在那里会出现忘川河水,但这种事情其实很常见。

跳下悬崖的得仙家传承的也并非是稀少,很多仙人在归天之际都会留下传承,日积月累下来也不足为奇。

摇摇头,古阎罗心念一动,一道红光飞其手中,那是不大的一个红布头箍,是这一次进化由各种灵魂碎片凝聚成,具有封印的能力。

为了这个东西,古阎罗可是将好几个月的家底都搭上了。

将红布头箍戴在头上,古阎罗有些皱眉,这也太丑了,像套了一条红内裤一样。

抚手一摸,红色的头箍变成了黑色,这一次古阎罗满意的点点头,这样才好看!

古阎罗刚刚推门,外面的丫鬟一股脑的跑了过来,吓得古阎罗差点没把门摔上!

只不过古阎罗看着根本没有丝毫爱意的丫鬟还是无语,这也太疯狂了!都不用桃花运了。

这些丫鬟也想着潘龙如凤,在古家,就古阎罗的父亲古天涯就有四十二个老婆,爷爷最初有二百多的老婆,现在只剩下了七八十个。

这些丫鬟如果现在攀不上古阎罗这根高枝,恐怕等古阎罗长大,到那时他们也成了老嬷嬷了。

只要让古阎罗临幸一次,各种资源绝对不在少数,只要不是天赋太差,活个几千年根本不是事儿。

他对于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在意,但现在真的是太小了,五岁的孩子,你们怎么能下的去手?

更何况……

古阎罗想到18岁要去的无限空间就有些哑然,自己明明也没玩什么电脑,直接就给弄无限空间去了。

不过也多亏如此,要不然古阎罗恐怕连鬼都做不了,更不要说现在享受的生活了。

更加没有了现在的父母,两辈子,这是古阎罗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虽然有一对坑儿子的爹妈!

想到这古阎罗真切的考虑了一下留后的打算,哪怕自己在无限空间回不来了,父母也有一个孙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挽情之老宅的神秘玉石(1)

    第1章老宅的神秘玉石“收酒瓶子喽……收废铁,破报纸、塑料布喽……”一声声喇叭里面的声音传来,一个骑着电动三轮的男子经过小王镇的大街上面,不断的收着破烂。谢兴被这样的声音顿时吵醒了,忽然想到自己家中老宅里面还有一些破烂玩意,便连忙下床喊住了经过的男子。“等一下,我家有破报纸和废铁,你到我家这边来等一下

  • 网游之巅峰三界谁怕谁

    “闭嘴!”胡来冷哼了声。“哈哈,大爷我就不闭嘴!除了深入寒雾,你个小王八蛋能耐我何?想威胁大爷,大不了咱两一起死!大爷我已经活了几万年,早就了无生趣。”被胡来训斥,时断流反而是犹如打了鸡血,“你能舍得你那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大爷就敢陪你去死!你敢么!你敢么!你敢么!”对于这个寄居在脑海中的时断流,胡

  • 贾迪之彼岸诺言在线阅读原因何在

    杨落涛的脸色很难看,甚至是难看到了极点自己是谁?自己可是堂堂上海市市长杨万军的儿子,从小到大,有谁敢跟自己挣东西?好!就算你韩啸天没有跟自己挣东西,那刚才的话也有种无视我的意思你能治疗张倩倩的衰老症?开什么玩笑,就算是自己研究了六年的医术,也对这种疾病毫无办法,你一个毛头小子如何治疗?而且还是在现在

  • 体坛:网王制霸世界在线阅读第一卷 真·青石 第四章 回族!

    “灭族之人,也敢试图挑衅上官家威严。”上官宇从空中落下,将青石堵得无路可逃,声音淡漠平静,“跪下来,或许可以给你留个全尸。”“你知道外界为何称百无一用是画术吗?”青石目光转冷,已经撕破脸皮,那他不会畏惧任何人!“那便是,画术,最强的不是战斗,而是空间腾挪。”“平影画术!”青石骤然出手,极为娴熟的手法

  • 春桃记夜进闺房

    5.夜进闺房刀疤脸浪笑一声,对那靓女说:“简单得很,证明一下,这小子有没有你这么个老婆。”“哦,是这样?简单。”姑娘干脆利落,“你们听着,我是他的女朋友,一年了。”“口说不算,”是另一个大个头在说,“拿行动证明。”姑娘顿了顿,一声不吭,转身搂住霍小宝的脖子,就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回头说:“怎么样

  • 重生雷杰多在线阅读第九节

    “兄弟,何必呢?都已经是同学了,以后还要天天见面呢!”王无为接下高个子这拳后满脸笑意的说道。高个子只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牛背上,无力感顿生。心中大惊,却也没说什么,其实他这样拼命也就是为了男人的那点面子,他心里也知道不是对手,心里早就希望有人来劝架,他好有一个台阶下。这会真有人来劝架,他是又惊又喜的,

  • 超神学院:我能无线复制第5章在线阅读

    看着眼前的这头疾风狼,又看看百米外的悬崖,萧不凡考虑到这种动物的群居性,第一时间转身逃跑。有时候,像这种情况,明知道打不赢还要硬着头皮上,这不是英雄,这叫逞强,像这种人,不管是对人待事,这样的后果轻则弄得自己遍体鳞伤,重则误了自己卿卿小命。想到这里,又看了看这头成年的疾风狼,萧不凡施展疾行步,转身便

  • 白青走过初竹一片之我是流氓我怕谁(2)

    “出事了!”“狼群”是老头子一手建立起来的佣兵势力,如同教父级的存在高高在上,至今尚殇都不知道那该死的糟老头的武力值到底达到何等恐怖的地步,听到老头子出事,几乎是条件反射,尚殇道:“怎么可能?连我巅峰时期都不是老头子的对手,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杀了他?”“不死鸟”说:“不要着急。”“领袖并非被杀,而

  • [综]一代名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盟维历3044年3月6日星期六多云今天,联邦学院新图书馆正式建成。为了弥补新图书馆的资料不足,联邦学院新进了一大批新书。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学院声称为了锻炼学生的能力运用实践,每个班级必须派出两个人去搬运新书,也就是合法使用童工...班长,这是一个很光荣的职务。对学院和同学都必须有求必应是作为

  • 春月无边第四章在线阅读

    阳光渐渐隐去光芒,吴亚玲的笑意更加灿烂,丝毫没有受到阳光隐去的影响,不过,她灿烂的笑容里透着一丝神秘,这丝神秘把她的精明点缀到极至。她把车速放慢,眼角挑出一抹柔情,性感的唇角噙着一丝灿烂的笑意,轻描淡写地说:“没事,男人嘛,出门总爱忘记带一些必备的东西,比如钱包,你没带钱包吧?”“你真的很聪明,这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