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热点 > 正文

郭德纲拜师后引师常贵田写书说:我错了今后当拒绝。大家怎么看?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1/22 12:06:59
郭德纲拜师后引师常贵田写书说:我错了今后当拒绝。大家怎么看?
推荐答案
小路118 11-22 12:06

其实相声界拜师是应该具备的一种形式。科学家艺术家文学家都讲究“师出名门”,无论媒体也罢历史资料也好,在介绍有成绩的“家”们的成绩时,都会在文章中提到“某某某是某某某的弟子”,以彰显这些“家”们不是草台班子出身。而有一些自力更生创出业绩的人,一般都是要向名师学习,这样才能够精益求精 ,在原来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譬如大衣哥,假如能够拜蒋大为为师,恐怕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了!

其他答案
郑捕头 11-22 12:06

郭德纲拜师侯耀文,是2004年10月份的事情。当时常贵田作为引师出现在现场,保师是石富宽,代师是师胜杰,都是相声名家。常贵田在2018年曾经在著作《五“独”俱全》中,表示过自己这些年做过几次引保代的师父,是自己错了,今后遇到这种情况当婉言谢绝。

很多人都由此认为,常贵田这样说主要是针对与主流相声界多有不睦的郭德纲,其实并不是这样。他所认为不妥的其实是引保代这种拜师的形式,主张新社会就要有新的拜师仪式,有些仪式可以免除。

侯耀文请常贵田出席收徒仪式名正言顺

常贵田这本自传性质的《五“独”俱全》,是2018年8月出版,当时的读者谁都预想不到,三个月后常贵田就去世了,享年76岁。

常贵田是天津常派相声最典型的代表之一,他是相声大师常连安的长孙,“小蘑菇”常宝堃的长子,生前长期与四叔常宝华搭档说相声,表演过《帽子工厂》、《喇叭声声》、《动力研究》、《追溯》等具有影响力的相声作品。

2004年,侯耀文收郭德纲为徒为什么要请常贵田做保师?这也是有长期渊源的。常贵田12岁的时候,拜相声名家赵佩茹为师学习相声,赵佩茹是有口皆碑的捧哏名家,与常贵田的父亲常宝堃长期合作。

侯耀文的师父也是赵佩茹,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拜赵佩茹,而是1994年由赵佩茹的大徒弟李伯祥代拉师弟而来,在那之前20年赵佩茹就已经去世。

因此,侯耀文请常贵田做自己徒弟的引师,也是名正言顺,也代表一种权威。

常贵田在书中承认自己“错了”

常贵田这人为人儒雅,平时待人也非常和气,按理说很少说一些过重的话,2018年在书里说起引保代这件事,已经算是比较重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了。

其实常贵田的话说得很有道理,并不是针对郭德纲,而是就当前相声界拜师的繁琐程序发声。他在书中是这样写的——

“很多艺术家都把拜师的程序简化了,侯宝林先生收师胜杰没有引保代,常宝华先生收牛群没有引保代,马季先生收姜昆、王谦祥、冯巩都没有引保代。”

“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旧俗简化了,取消了,这是时代的进步,这是相声界的进步。可是到了今天,有人偏偏提出来,收徒必设必设引保代。我思前想后,不得其解,此举是继承传统,是繁文缛节,还是沉渣泛起?我也几次受邀充当三师中的一师,我错了。今后,当婉言谢绝。三师的职责可担当,三师的设立可免除。”

仔细看常贵田的话,其实说得非常中肯。有些相声传统是好的,是可以保留的,但有些确实就没有必要,反给大家添负担。

八十年代不兴大举动拜师

常贵田所说侯宝林收师胜杰,常宝华收牛群,马季收众徒弟,当年确实都没有设置引保代,这丝毫不影响师徒关系。另外,这三位相声演员收这些徒弟,都是1980年代的事情,当时社会新风尚流行,主张舍弃一些旧传统,因此这些仪式当时都是新事新办,也引领了相声界的新拜师之风。

尤其对于马季来说,他不仅不主张办仪式,甚至不太想让姜昆、冯巩他们叫师父,直接叫老师就行。直到现在,姜昆和冯巩说起马季,一般都是称马季老师。

有些相声老传统没必要死扛

什么时候相声拜师开始变得繁琐了呢?

差不多就是郭德纲拜师侯耀文前后,剧场传统相声开始为人关注,尤其郭德纲的德云社红火之后,很多相声传统包括拜师传统又开始恢复,其中有必要的成分,也有没必要的成分,有合理的因素,也有不合理的因素。

其实常贵田老师的话值得相声界人士考虑,时代变迁如此,有些事情要坚守,但也有些事情需要与时俱进,没有必要抱着过去的老传统死扛到底。


娱乐答不休,我是郑捕头。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