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看点 > 正文

《红楼梦》集美貌与才华的薛宝钗,为何比不上林黛玉呢?她输在哪?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0/17 17:40:31
《红楼梦》集美貌与才华的薛宝钗,为何比不上林黛玉呢?她输在哪?
推荐答案
晨曦小荷 10-17 17:40

大家好,我是晨曦小荷,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红楼梦》集美貌与才华的薛宝钗,为何比不上林黛玉呢?她输在哪?

我们先来回答问题:一、薛宝钗如果算输首先输在林黛玉和贾宝玉“身上”。就如同现在很多人更喜欢薛宝钗一样。对象不同,选择不同,情人眼里出西施。二、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本性更相近,而薛宝钗和贾宝玉的本性有很多不同。三、就如同我们现在说的三观不同,爱情和婚姻也很艰难。

我们简单的类比一下,薛宝钗是人中牡丹,林黛玉是人中之“菊”(且不说她是莲花或者更被书中比喻的芙蓉仙子)。牡丹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菊之爱,陶后鲜有闻。宝黛之美各有千秋,但性格和品德就大相径庭。不论林黛玉是菊花也好,是莲花也罢,还是木芙蓉,总之是花中高士,花中君子,清新淡雅,傲霜斗雪,并且有着淡淡的哀愁。这些都是深深吸引骨子里的贾宝玉。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贾宝玉某种意义上是女性崇拜者:花痴。对女人的鉴赏和评价自有他的标准和眼光。牡丹虽好,众星捧月,但是却难免世俗气过重。既然贾宝玉和林黛玉都是“仙”,自然不同凡品。这就是根本原因。薛宝钗没输在外形上,没输在才智上,输在内在的“仙气”或者说是性情上。这是主要原因。

其次,贾宝玉和林黛玉青梅竹马,时间是最好的见证,人非草木谁能无情?所谓日久生情,情且真。

再次,就是一个缘字。

总结:薛宝钗输在感情和精神上,却赢在了名分和现实里;林黛玉赢得了感情和精神,却输在了世俗里。贾宝玉与林黛玉精神婚姻,与薛宝钗世俗婚姻。

一家之言,偏颇难免,希望大家多多体谅。

如果您赞同我的观点,请点击关注和转发,谢谢!

其他答案
微影悼红 10-17 17:40

在太虚幻境的薄命司册子上,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判词被放在同一首诗里,自此,读者成了作者恶作剧的俘虏,两百年来为比较二人孰优孰劣,相互间打了多少笔墨官司,甚至闹出老友互挥老拳的笑话。

林黛玉和薛宝钗,作者都赋予了她们过人的美貌和才华,黛玉风流袅娜,姿容俊美,宝钗便姿容丰美,妩媚鲜妍;黛玉腹有诗书,才情不凡,宝钗便博闻多识,学富五车。而且表面上看,黛玉被多人认为小性儿,爱恼,嘴巴不饶人。宝钗则上至史湘云,下至袭人红玉,都曾对其赞不绝口。

饶是如此,宝钗还是输给了黛玉。且不说贾母屡次打击“金玉良缘”,便是宝钗最后如愿嫁入贾家,宝玉仍对黛玉念兹在兹,以出家了结尘缘,独留宝钗孤独终老。而早在抄检大观园后,宝钗搬出园子时,众人的冷淡反应便说明了一切,探春更是说出了“亲戚们好,也没必要死住着才好”,无论如何,都是无视宝钗的感受了。

那么,才貌双全,口碑一度超越黛玉的宝钗,到底哪里输给了黛玉呢?其实一个字就可以解释,那就是:假!而黛玉则为:真!

真超逸和假豁达

都说黛玉小性儿,但其小性儿却只针对宝玉宝钗,这二人与她的爱情息息相关,尤其在乎无可厚非。至于其他人,黛玉是不屑去在意的。最明显的一次,袭人和湘云在怡红院编派黛玉,挖苦嘲讽和揶揄无所不用其极,彼时黛玉在窗外听得,却未发一言,而且过后权当不知道,继续跟史湘云玩闹,而对袭人仍然信任和喜爱,故在袭人回家探母后,黛玉还屡次问起袭人何时回来,怕没人能尽心竭力照顾宝玉。黛玉的胸怀可见一斑了。

到了大观园抄检,在潇湘馆,黛玉刚睡下便进来一堆人,外头吵吵嚷嚷,黛玉竟然不问一声,后来也不作言论,就这么云淡风轻过去,如此被人怀疑,一般人都要表示不满,黛玉却没有,只因其心中坦荡,主仆二人磊落光明,也不在乎他人看法,这种超逸,令旁人汗颜。

而宝钗呢?清虚观打醮,贾母趁机抨击“金玉良缘”,回来后宝钗一直憋着一口气,谁知宝玉不明就里,开了个“姐姐像杨贵妃”的玩笑,触怒宝钗,为此挖苦宝玉,复讥黛玉,最后连一个无辜的小丫头都被怒火烧到,心深口毒,舌鋒可畏。

再有搬出大观园后,宝钗彻底断了嫁入贾府成为宝二奶奶的念想,因此越发没了包袱,在王夫人面前暗讽贾母藏人参的行为是“珍藏密敛”,是没见过世面的举止。更有建议王夫人关掉大观园,以免了这笔开支。宝钗在贾府白白住了几年,大观园也享尽了,一走就要王夫人关了它,岂不是“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休想得到”的自私行为。

这样的宝钗,真的豁达吗?

真高洁和假贞静

宝钗自诩“珍重芳姿昼掩门”,更常常在众姐妹面前说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当以贞静为主才是”,然而,最为博学多才的是她,诗社中和黛玉双峰对峙的也是她,宝钗的无才又在哪儿呢?更有“珍重芳姿”,宝钗自住进贾府不久,便不是在宝玉的屋里便是在找宝玉的路上。大清早别人未梳洗完,宝钗已经出现在宝玉屋里;大中午别人都睡下了,宝钗蹑手蹑脚进了怡红院,坐在睡着的表弟床前绣鸳鸯;到了大晚上还常常在怡红院,惹得丫头直发牢骚“有事没事都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不得睡觉”。

一件件,一桩桩,都在推翻宝钗的自我设定。宝钗自诩的“贞静”,是多么的假。

而黛玉从未自诩多么贞静多么的淑女,让人莫名想起亦舒的一句话:

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服,买过什么珠宝。

黛玉真的不需要自我标榜,因为她的所作所为,不需要旁人去评定,她只尊重自己的内心,譬如她再爱宝玉,在宝玉对自己说出《西厢记》的戏文时,她仍觉得被冒犯了,登时就拉下脸来哭了,这是一个有教养的淑女的本能,而宝钗在宝玉要求要红麝串时,将袖子撩得老高,把宝玉眼睛都看直了,我在想,那串子既然那么小,那么难卸,怎么就能跑到胳膊上面?不然宝玉最多只能看到手腕处啊。

其实宝钗喜欢宝玉,很是正常,但是明明动了心还时刻标榜自己多么的“贞静”,多么的“守礼”,难免给人虚伪的感觉了。

此外便是真世家和假豪门

虽然是四大家族之一,但薛家的种种表现,已经暴露了家族已经败落,文中亦称薛父作古后,家中各省生意被主管、买办个伙计们算计了去,凋敝不堪。而宝钗亦和邢岫烟说过,七八年前也是富丽闲妆过来的;此外便是薛姨妈异常的悭吝,完全不是一个贵族太太所为。

而即便薛家还是以前一样富有,也不过一介商户,这在那个时代远远比不得四世列侯,一代巡盐御史的林家,林如海又是前科探花,是多少勋贵梦寐以求的出路,如此世家,于黛玉是锦上添花,即便林家因支庶不盛最后亡了,但那书香气质,骨子里的高贵是旁人不可同日而语的。

更有薛家一个薛蟠,浑浑噩噩,斗鸡走狗,男女兼蓄,愚鲁莽撞,刚出场就打死了人,妥妥的拖了宝钗的后腿。

说一千道一万,宝钗会输给黛玉,无非就是一个“假”字,这个假豁达能见其刻薄本质,假贞静能见其虚伪本质,至于所为豪门,纯粹欺骗贾家了。日久识人,如此宝钗,无怪乎最初对其推崇备至的湘云,到了最后都后悔曾为了她得罪了黛玉。